关于刷屏照片里的夕阳下医生那些你不知道的背

admin 2020-05-25 18:42 幻灵使徒

  我刚进临床的时候,就看到了刘凯。当时,他还没找科里的护士妹子做老婆,也没去上海医疗扛把子中山医院,大家也不叫他凯哥。而是,凯胖、胖凯、黑胖等诸如此类的带有一丢丢贬义的爱称。

  每个科室似乎都有这样一个被大家群嘲的对象,满满的嘲讽里似乎还带着那么一点宠溺。这样的人,可以肯定,一定是平易近人、最好说话的。

  我刚入科的时候,他们经常提起“香天下”这三个字,看我的眼神彷佛是我错过了一个亿,弄得我一头雾水。呵,后来我才知道,凯哥发第一个月工资,被大家怂恿着请全科吃了一顿香天下火锅,这帮狠人下起手可真狠呀,下起嘴来更狠,毛肚没熟就敢吃,超贵的牛肉呼呼点。

  凯哥结账的时候,一个月工资都盖不住。后来这货长记性了,再也不请吃火锅了,甚至连饭都不舍得请了。大家不好意思,回请回请么,这梁子也算放下了。只是,“香天下”这三个字,成为了他摆脱不了的印记。

  凯哥这哥们,你见了他第一眼恐怕就忘不了他了。虽说他名字比较常见,可他的长相真的非常有特点。

  憨嘛,最主要体现在他胖嘟嘟的脸和小小的眼睛上;厚嘛,最主要体现在他壮硕的身材上。和众多减肥怪一样,每天嚷嚷着减肥,却丝毫没有任何能减下去的迹象。

  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一双小眼睛了,我真不是在黑自己兄弟。那眼睛,确实小,如果用正太分布来比喻,他就是在99.5%区间外的那部分人。这么说吧,正常人用尺子量,凯哥的眼睛得拿游标卡尺量。

  科里的朋友一起玩狼人杀,嫂子是上帝主持游戏。轮到女巫了,让女巫睁眼,喊了半天“女巫请睁眼”、“女巫请睁眼”,可就是不见有人看她。嫂子看了好几圈,终于发现角落里,凯哥拼命拿手指着自己,狠命地睁大眼睛,一副老子在这里怎么不让我说话的表情。

  他眼睛实在太小了,嫂子根本看不出他睁眼了。大家狼人杀也玩不下去了,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,我笑得怀疑自己突发阑尾炎。详情请看医生请睁眼?医生??医生??睁眼啦!

  就是这样一个眼睛都睁不开的人,却是科室里的宝贝。他是华西医学院呼吸治疗专业的高材生,全国医院都在抢的毕业生。呼吸治疗是他的看家本领,这也是他为什么这次可以赶赴一线抗击疫情的原因。从氧疗到无创呼吸机,从气管镜到有创呼吸机,各个都是专家水平。

  他跟我讲呼吸机,能从呼吸机波形讲到插管注意事项,再讲回到通气模式,小嘴不停地讲,吐沫星子差点把我淹死,直到把我讲到受不了逃离监护室为止。不得不说,这货PPT制作、讲课都是一流水准,明明是非常专业的东西,却让你听得如饥似渴、如狼似虎,每次讲课都一堆护士妹妹们星星眼来听。

  他还是体外循环师,跟着科里的老法师盛老师学了几次之后,就完全上手了体外循环,后来甚至能够跟立完成体外循环的心脏外科手术了。

  这俩技术其实已经够很多人吃饭了。就这,还不满足。一会去鼓捣震痰机,一会去学习心脏超声,过一会又去搞体外膜肺氧合(ECMO)了。

  哪一个技术都不是好学的,你别说,还真被他学得有模有样,至少忽悠我是够的。可惜的是,这奋斗的男人,让我们这些天天划水的真的划不下去了,摸鱼都没法摸了,只得跟着他一起学习进步。

  凯哥在科里的时候是呼吸治疗师、体外循环师,理论上来讲不算是住院医师,不用管病人、写病历、上手术,可在我看来,他比我这个住院医师还要爱护病人。痰液是心脏手术术后病人恢复的大敌了。有的病人年纪大、力气弱、不会咳痰,痰就会积在肺里,影响呼吸功能。痰液更是致病菌的温床,引起肺部感染,那病人就凶多吉少了。所以,术后让病人咳痰非常非常非常重要。

  凯哥,某种程度上,就是“催痰师”,每天都在盯着病人咳痰。痰少的,力气大的,教他们怎么咳痰;痰多的,力气差的,要给他们上震痰仪。还有一些,重症的、昏迷的、插管的,要用气管镜吸痰。只见凯哥一手握住镜子,一手翻转腾挪、进进出出,这手法,堪比某著名男演员,不一会就吸出来一堆五颜六色的痰液。

  凯哥还是科里ECMO的主要负责人。对,没错,就是这次疫情火起来的救治神器,可以当作人工心肺的ECMO。ECMO病人要时刻盯着,防止机器出现故障、病人出现状况,这可比股民盯盘要累的多。有一次,凯哥盯一个重病人,一天只睡了几个小时。他瘫坐在监护室里,低头睡着了。我也拍下了下面这张宝贵的照片。

上一篇:谁能给我一张年兽的图片就是传说中过年时的那
下一篇:灵幻至尊:记忆香港那些年林正英经典电影灵幻

猜你喜欢

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